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简单单教语文

于永正教育园地 中华于永正教育思想研究会

 
 
 

日志

 
 

解读于永正  

2011-06-04 15:15:53|  分类: 感悟于永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于永正

 
  全国资深教育家斯霞老师终生倡导和实践爱的教育,即对教育事业的爱,对儿童的爱。于永正是斯霞老师的崇拜者,他始终秉持着这种爱,在30多年的小学教育生涯中,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陶渊明《五柳先生传》),以教为荣,以教为乐。按于老师的学识才华,本可以另谋高就,但他安贫乐道,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无怨无悔!于永正老师了解儿童,理解儿童,信任儿童。他常常换位思考:假如我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他和孩子们同唱、同跳、……同乐、同悲,有感情的交流,有心灵的沟通,有动作的默契。他能敏锐地发现孩子们的“闪光点”,懂得用最美的语言去激励学生。当教师难,当小学老师更难,难就难在一个“小”字上。因为孩子“小”,很稚嫩,需要细心呵护;因为“小”,易受熏陶感染,要尽可能给予正面、积极的影响。于老师50多岁了,依然童心未泯。在课堂上,有时“装猫扮狗”,逗孩子在乐中学;在课外,引孩子玩,让孩子在社会交往中去感受人生,在感受别人的爱的过程中,学会爱人。
  于永正老师懂得宽容。他说:“花朵是色彩斑澜的,学生是五彩缤纷的。”可见,学生不可能齐步走,教育不应搞“一刀切”。有人说,爱是一种能宽容别人的感情。宽容是一种美德。教师的宽容,不仅是一种教育方法,更是教学生懂得怎样做人。于老师说:“发脾气很容易,忍耐却很难,虽然只需要几秒钟。”
  爱,也是一种艺术。于永正老师和学生也有许多磕磕碰碰,也曾有过苦恼和困惑。正是对学生的爱,使他“吃一堑,长一智”,成为一名全国著名的特级教师。于老师娴熟地运用批评的艺术、表扬的艺术,懂得利用小纸条的魔力,或在作文本上画一只翘起大拇指的手……
  从于永正老师几十年的教育实践和理论研究看,于老师的教育观是渗透着、浸润着深深的爱的现代教育观。爱,使于老师产生了智慧和力量,使他的生命变得更充实。一位哲人说得好:“一个热爱生命的人,不再靠自己,而是靠他所爱的东西活着。离自己越远,渗透别人越深,就越幸福。”
  于永正的教学观是他的教育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说,于老师一辈子耕耘最多、收获最大的是在小学语文教学这块土壤上。
  当前,国人对语文教学的忧思,已不囿于语文教学本身,实际上是对整个教育的忧思,对培养未来人才的忧思。小学语文教学向标准化、公式化、概念化转向,导致人文价值的坠失。在语文课上,学生被动地抄词、解词、拼合词语、组装句子,加上无的放矢地改错、选择、判断,使学生在知识的迷宫里晕头转向。教师在课堂上枯燥乏味地讲,讲了不少“正确的废话”,学生在教室里没精打采地听,漫无边际地说,说了不少“正确的空话”。语文教学的魅力没有了。
  在于老师的语文教学中,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学生思维活跃,想象丰富,言语生动,琅琅书声不绝于耳,课堂上时而还发出阵阵笑声。教学中,语言训练很扎实,学生学得生动活泼。此情此景,使人惊叹,发人深思:为什么于老师的语文课达到这样高的境界?我想原因固然很多,但主要是两点,一是教育观念,二是教育艺术。
  语文教学活动是学生在教师的引导下初步培养听、说、读、写能力的自主活动。面向21世纪的小学语文教学,呼唤语文本位的复归,主张以学生为本,以学生的发展为本。因此,如何在语文教学中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发掘学生的心理潜能,激发学生的创造天赋,使学生在掌握语文能力的过程中,生动活泼地、主动地得到发展。是当前小学语文教学改革面临的课题。于永正老师30多年的小学语文教学实践印证了他的学生主体观、学生发展观和学生创造观。
  于老师的教学中最具深度、最具特色、最有成效的研究,是对儿童的研究。于老师认为,在教学中,教案应烂熟于心,应将百分之八十的注意力集中在学生身上,要“目中有人”。于老师眼中的学生,不仅有共性,而且有鲜明的个性。就某一个学生而言,在教学活动中的每个阶段的心理特点都不尽相同,时而高兴,时而焦虑,时而困惑,时而顿悟。教师的任务是伺机诱导,巧于点拨,学生思维堵塞时疏导之,心理困惑时开导之,精神倦怠时激励之。上课时,于老师或注目,或颔首,或微笑,或抚摸学生的头,或给学生讲悄悄话……总之,言语的,非言语的,明示的,暗示的,都是在准确地传达某种信息,给学生注入兴奋剂。
  近些年来,于永正老师的语文教学,越发平实自然,更加得心应手。看似平易,实际是渐趋成熟的标志,诚如古人所言,这种“自然”、“平易”“乃绚丽之极也”。或者说,于老师在语文教学中追求一种艺术化的境界。教学是科学,也是艺术。科学要遵循规律,艺术要讲求审美,让学生在形象感染、情感熏陶、精神愉悦中学习语言,发展语言,促使课文中的语言文字活起来,学生的思维活起来,课堂气氛活起来。
  于老师认为,不懂艺术的老师是不全面的老师,没有艺术的教育,是残缺的教育。于老师除了爱读书、爱动笔之外,课余还习京胡,唱京戏,练书法,研丹青,弄诗文。于老师对京剧艺术颇有研究,谈起梅、程、尚、荀,如数家珍。清唱一曲《苏三起解》,一板一眼,字正腔圆。他认为京剧艺术的一笑一颦、一招一式都是韵味无穷的诗,可以有选择地借鉴到语文教学中去。在教学《狐假虎威》时,于老师和学生一起表演,既自然又生动。讲古诗《草》,他要学生画风。他从齐白石的国画里悟出“大的框架要粗线勾勒,小的细节要细线描画”。于老师说:“教学中最能给人留下印象的,往往不是整体构思与设计,而是对细节的处理,是一句机敏的话,一个得体的动作。”“学会用眼睛说话,可以少费口舌,使课堂干净”。这样,在课堂上学生既有活泼的心灵飞跃,又有凝神寂照的内心体验。他认为,什么艺术都在一个“心”字上。教学作为一种艺术,以学生情感的催发,心弦的拨动,教学节奏的调控以及对学生及时反馈的变通处理等等,全都“存乎一心”。
  季羡林先生曾谈到他最喜欢的艺术风格是“淳朴恬澹,本色天然,外表平易,秀色内涵”。我想用这句话来评价于永正老师的教学风格,虽然不算贴切,但也大体相似。于老师,就是一本厚重的书,其所呈示的诗意人生和人格魅力,值得我们认真研读、感受。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