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简单单教语文

于永正教育园地 中华于永正教育思想研究会

 
 
 

日志

 
 

于永正语文教学艺术的审美意蕴  

2011-05-24 10:48:20|  分类: 于永正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永正老师的语文课堂是“简单”的,他认为语文教学“就是教学生扎扎实实地识字、写字、读书、作文”。但是,在这“简单”之中又往往深藏着一种“不简单”。正如于老师经常说的“没有艺术的教育是残缺的教育”,他的教学总是充满着一股迷人的艺术张力和审美意蕴,让人如沐春风、心旷神怡,体现了语文教学立美育人的境界。
  
  一、充实与空灵的统一
  
  于老师曾经借张田若先生的话来表达自己对一堂好课的看法:评价一堂课成功与否,得先看全班学生是否把课文读熟了,这是最重要的一条。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课文,既是课标规定的一项重要教学目标,又是学习语文的根本手段。这个目标落实了,就成功了一大半。其次,字、词、句的训练要到位。字要认得,该会默的要默,词要理解,该会运用的要运用。置字词句篇、听说读写于不顾,一味在“理解”上做文章,在“人文”上渲染,是有悖于语文教学的根本宗旨的。有了这样的认识,无论是公开教学,还是日常的课堂教学,于老师在语文课堂中总是安排了丰富而扎实的读书活动。
  《荷花》一课教学中,介绍作者之后,于老师便介绍“煮书”的读书方法,引导学生读出课文的“美味”。在“煮书”过程中分三步教学。首先,让学生多读几遍,熟读课文。第二,品读课文。要求学生边读边画边批注,并请学生把一些好的词语写在黑板上,共同交流从词语中“体味”到了什么,并练习把体会到的东西通过朗读表达出来。第三,读出“美味”。在学生朗读的过程中指导用气读,带着想象读等等。《荷花》的教学没有通常公开课中花样百出的噱头、藻饰和浮夸,我们看到的只有“真实、朴实、扎实”的读书、品味和交流活动。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始终精力饱满、想象活跃、思维亢奋,由表及里,逐渐进入课文语言的堂奥。
  语文教学应该深深地根植现实的大地,让学生受到充实的语言训练。但是,充实不是“堆砌”,不是“浮泛”。或是唠唠叨叨,和盘托出,直奔主题;或是齐读、小组读、男生读、女生读,这样给人的感觉势必是学而无趣,单调乏味,太过拥挤,气塞不通。对于相当普遍的过于“守实”以至“泥乎实”的语文教学现实,于老师郑重地指出:“语文教学要留有空白。学语文是一生的事,因此不要担心学生有些地方暂时感悟不出来,尽管放心把时间留给学生读书。”“老师的责任就是指导学生读好课文,在读书的过程中受到感染,获得启迪。”
  于老师的教学是“空灵”的,这种“空灵”是师生合作,心灵相互激荡的产物。它“以读为主线”,以“读”为基本方法,但又非常讲究“实”中用“虚”,隐约、含蓄,引而不发,始终赋予学生读书的主动权,呈现出一种“期待”特征。在于老师的教学中,批注、品味、写词语、交流、美读等活动,给教学留下了一处又一处“空白”,始终期待着学生在一遍又一遍的读书中激活已有的知识和经验,自己去感受、想象、体验,进而最大限度地开发了学生自主阅读的潜能,追索、求解词句的内涵,在看似简单的“读”书活动中不断丰盈着学生的语言和精神,实现着语文教学“立人”教育的价值和意义。
  
  二、“线”与“面”的交织
  
  中国的艺术是“线”的艺术,“之所以是‘线’的艺术,正因为这‘线’是生命的运动。所以中国美学一向重视的不是静态的对象、实体、外貌,而是对象的功能、结构、关系;而这种功能、结构和关系,归根到底又来自和决定于动态的生命。”对京剧、绘画等中国传统艺术有着相当造诣的于老师显然对这样的规律有着一种自觉的意识和深刻的体认。于老师认为:“语文教学就是要以学生诵读原文的练习为主线,就是通过多种方式联系学生的原有知识和经验去领悟课文的内涵。”“以读为主线”体现了他善于总结语文教学实践的“提炼功夫”,是对语文教学“返璞归真”的规律性概括。
  语文教学的要素很多,听、说、读、写、体验、感悟等等,但这些要素中,抓住了“读”就是抓住了语文教学的“牛鼻子”,可以发挥提纲挈领、以“一”总“多”、出入文本的功能作用。于是,在“读”之线的流动中,无论是课文片段的意象组合,还是学生的听、说、想象、品味、写作等等都融通成为一个整体,而呈现出一种富有生机的动态之美,也赋予了语文教学以生命和情感的力量。对那些小学生“不必解”的东西,坚持做到“不饶舌”;对小学生目前还“不可解”的,常常强调的是“粗知大意”,先“吞咽”后“反刍”;对那些学生一生都用得着的东西,不但要求熟记,而且要想办法让他们记得快、记得牢。于是,于老师的课堂就有了清晰流畅的“读”之“线”。第一是指导学生把课文读正确、流畅;第二是品味赏读,在微观上探究。第三是抓住精彩之处,指导熟读成诵。这“一波三折”逐层深入,逐步推进,充分体现和尊重了学生阅读学习的心理活动规律。
  如果仅限于此,于老师的语文教学也的确有“简单”之嫌。关键是,于老师在掌握了这个现在可以说是语文教师人所共知规律之外,又前进了一步。他说:“一节课哪怕只有一点、两点,哪怕是一个精当的有意思的提问,只要出其不意,就会使学生感到有趣味。‘文如看山不喜平’,上课也是如此。”在“万变不离其宗”“以读为主线”的“程式”背后,还隐藏着于老师匠心独运的教学机变,使教学呈现出一种五彩斑斓的艺术效果。在每次教学中,他都倾注心力,根据不同课文在内容、情感、思路等方面的个性特色,抓住“读”的主线中的某些局部,巧妙地扩展成“面”,努力拓展“读”的幅度。“读中联想,读后描述”;“读中揣摩,读中表演”;“边读边演,边演边读”;“读中板画,边画边读”等等。这些“面”丰富而灵活的延展,既是对前面的“读”的深化和升华,又是对后面的“读”的开始和引导,使“简单”的“读书”不断保持和发扬着“线”的波折和力度,成为一唱三叹、一步三摇,令人流连忘返的艺术,增加着读书的厚度和宽度。
  
  三、庄雅与情趣的共振
  
  明代著名学者王阳明先生曾说:“大抵童子之情,乐嬉游而惮拘检,如草木之始萌芽,舒畅之则条达,摧挠之则衰痿。今教童子,必使其趋向鼓舞,中心喜悦,则其进自不能已。”这段话曾经给了于老师以深刻的启发。他认为,“教育的最高境界是和谐,是让学生在快乐的氛围中受到教育。心情不舒畅,谈不上学习,更谈不上思维活跃,当然也谈不上创造。”语文教学要对学生进行严格的语言训练,要重视学生的感悟、积累和迁移,这是学习语文的基本要求。但是,从当代脑科学的角度来说,语文教学还应该重视学生学习的情趣。对一堂课优劣的评判,不仅要看语言文字的训练是否扎实有效,还要看学生在整个的学习过程中,是否有良好的情感体验(包括兴趣),是否从老师那里感受到了尊重、民主,师生关系是否和谐,学生是否学得轻松、主动。能“庄”,故能“实”;能“趣”,故能“活”,语文教学呈现给学生的应该是一种庄雅与情趣和谐共振的美学风貌。
  于老师说:“在教学上,我追求的是‘有意思’,而不是‘有意义’。”语文教学应当有情趣,有情趣才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才能引领学生进入语文的自由王国。在《语文教学实录荟萃》一书的扉页上,于老师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心中藏着爱意和善意,有着民主和尊重,它一定会自然地流露。这种流露,便是一种非常简洁的教学风格,一种令人陶醉的教学艺术。”这种令人陶醉的艺术,就是情趣的艺术,而情趣的艺术又首先体现为一种善待学生的艺术。
  于老师“喜欢把芝麻说成西瓜”:“这个问题很难,你居然思考出来了,了不起!”“这段课文好不容易,你只念了两三遍就这样出色,了不起!”他还常常反话正说:“刚才我说过,万一第四遍没读好,还有第五遍。第五遍果然好了!请你介绍一下怎样才能读好课文的经验。”于老师用“给学生戴高帽”的方式让学生受到了引导、点拨、鼓舞和激励,打破了心灵的封闭,超越了自我,达到了心理的最大放松和自由状态,获得了一次次读书锻炼的机会,以积

于永正老师的语文课堂是“简单”的,他认为语文教学“就是教学生扎扎实实地识字、写字、读书、作文”。但是,在这“简单”之中又往往深藏着一种“不简单”。正如于老师经常说的“没有艺术的教育是残缺的教育”,他的教学总是充满着一股迷人的艺术张力和审美意蕴,让人如沐春风、心旷神怡,体现了语文教学立美育人的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