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简单单教语文

于永正教育园地 中华于永正教育思想研究会

 
 
 

日志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2009-08-22 10:58:03|  分类: 名师伴我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日来,通过对于永正语文教育思想的深入学习,使我对王安石的“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和领会。这一切皆源于对于永正这位大师的进一步了解。

承德之行前,曾不止一次地听过于老师的课。每一次都会被他巧妙的课堂设计、幽默风趣的语言、声情并茂的课文朗读所深深的折服。当时,仅仅是感叹!却不曾思考大师成功的背后是什么。此前学习,让我有机会走近这位大师,并用心思考这位大师。

于老师是一个勤学、善思的人。

他说自己记住了古训:“蚕吐丝,蜂酿蜜,人不学,不如物。” 

“文革”以前,他大部分星期天是在图书馆度过的。怀里揣着烧饼,作为午餐。读书倦了,就写。什么都写,小说、诗歌、散文。但写得最多的是教学方面的体会。天天写日记,鸡毛蒜皮,什么都记。他说自己是思考型的读书者,读书时总是喜欢把自己摆进书中,把自己从事的工作摆进书中。他认为写更重要——文章是情的凝结,是思维的升华。写的本身是最深入、最全面、最周密的思考。写最能锻炼人的脑筋。一个不动笔墨的人,很难算得上一个真正的思想者。即使在“文革”期间,于老师读书和写作也从来没有间断过。正是于老师的锲而不舍,使他在39岁的时候终于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小说《没脑子的人》,发表了自己的第一批教学论文《选材与命题》。

几十年过去了,于老师早已成为一位名人,成为一位大师,可坚持学习的好习惯依旧如故,他说每年都要订好多书刊报纸,而且还要一边看一边记,自己好多精彩设计、随笔都是从书中得到的灵感。“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句话,于老师在自己的讲座上多次提到。于是对于老师每次手里都拿着一个笔记本的做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厚积”方可“薄发”,于是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

如果说于老师的成功有什么“法宝”。我想应该归功于他的执着。

为了钻研教材,他可以一动不动地“坐”到半夜,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想出别人没有想出的主意。他说自己没有别的办法,就是那么读呀,想呀。好多点子都是坐在公共汽车上,躺在床上想出来的。于老师说他在江苏南京上的《马背上的小红军》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尤其是对他一丝不苟的板书,老师们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可于老师说:他们哪里知道,为了写好那些板书,我是认真做了准备的。在儿子订阅的报纸上写满了“马背”“口吻”“牛膝骨”之类的词,儿子看后忍不住问他是不是着魔了。

他说:“是啊,不着魔,老师都写不好的字,又怎能给学生示之以范,指导学生写呢?指导学生朗读的课文,首先自己得读好;指导学生用词造句,首先自己得造好;指导学生要说的话,首先自己得说好;指导学生写的作文,首先自己得写好······否则,无论多么想教好,多么严格顶真,也严不到点子上,出不了好成绩。”

于老师的话,使我真正理解了他的课,为何可以让学生在悲痛处落泪,在惋惜处顿足,在开心处开怀······

当然以上于老师之所以成功,绝不仅仅在于此,但我们却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貌”,他之所以把课上得那么得心应手,平实自然,皆因他“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作为一位教师,我们该从中收获些什么?

应该是不言而喻的。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